广发证券(000776.CN)

广发证券“踩雷”康美药业遭重罚背后:光怪陆离的“集体舞弊”何时休

时间:20-07-20 13:19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热点 | 广发证券(000776)“踩雷”康美药业遭重罚背后:光怪陆离的“集体舞弊”何时休


广发证券“踩雷”康美药业事件正在持续发酵。7月10日,广发证券披露,受康美药业影响,公司被监管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12个月。

而就在广发证券被罚2天之后,曾经合作多年的老朋友国信证券火速解除对广发证券联席主承销商的聘任,150亿元定增项目突然与广发证券无缘。

除此之外,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指出,根据以往的处罚经验,如果一家券商因为IPO造假的问题被罚,一旦被罚券商其他的、在途的一些保荐项目都有可能会遭到波及。以前是中止审核,现在则需要对在审项目进行复核,这必然会导致项目的丢失。而且公司分类评级也可能受到影响。

也就是说,截至7月14日,广发证券当前的87家IPO在审项目都将可能受到波及。其中,已经于6月5日披露招股书、临近上市的郎酒股份,也不得不临此变数。

《商学院》记者就受到重罚、风险控制水平、分类评级压力、业绩压力、遭国信证券解聘、是否将“缺席”当下政策利好带来的IPO“盛宴”等问题向广发证券发送采访函。截止发稿,对方尚未作出回复。

而券商应当如何守好“看门人”的底线,也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踩雷”康美药业遭重罚

7月10日,广发证券收到了来自广东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下称《告知书》)。据了解,广发证券因“踩雷”康美药业受到监管,而后者已深陷巨额造假案。

2018年底,康美药业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监管立案侦查。2020年5月,康美药业“造假案”调查终结,其2016年至2018年(2018年上半年)涉嫌累计虚增营业收入291.28亿元,累计虚增货币资金886.8亿元。

至2020年7月,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已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前述广发证券披露的《告知书》显示,2014年至2018年,在康美药业的债券项目、非公开发行优先股项目、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等项目当中,广发证券未勤勉尽责,尽职调查环节基本程序缺失,缺乏应有的执业审慎,内部质量控制流于形式,未按规定履行持续督导与受托管理义务。

因此,广发证券被采取责令改正、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12个月、责令限制高级管理人员权利的监管措施。在收到《告知书》后5个工作日,广发证券或相关受罚人员可提请陈述、申辩,逾期则视为放弃上述权利。

在受罚高管当中,两名分管投行的副总被限薪并被谴责约谈。其中,时任分管相关投行业务的副总经理欧阳西,被限制领取2014至2016年基本工资以外薪酬的权利;时任分管相关投行业务的副总经理秦力被限制领取2017年、2018年基本工资以外薪酬的权利,已领取部分应全部退回公司。

此外,另有8名相关负责人收到《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被监管认定为不适合人选10年至20年,自监管措施决定作出之日起不得担任上市保荐、债券承销或投资银行相关职务,也不得实际履行上述职务。

  (图片来源:《商学院》记者根据广发证券公告整理)

况玉清指出,就财务造假问题而言,必须提高对最终的直接负责人的处罚,而且处置责任人不仅仅包括实施造假的责任人,也包括造假的中间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如保荐机构的相关保荐人、审计机构的审计师等等。

至于此次广发证券“踩雷”康美药业遭到重罚一事,况玉清认为,此次监管明显加大了打击范围和打击力度——反过来说,相比于此次的打击力度,以往的打击力度明显是不够的。

150亿定增紧急解聘,临项目流失噩梦?

值得注意的是,广发证券遭罚事件立刻发酵,仅仅2日后,就接到了来自“老朋友”国信证券的解聘。

7月12日,国信证券发布公告称,不再聘请广发证券为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联席主承销商。《商学院》记者注意到,此次会议召开十分迅速,于7月11日发出书面通知,于7月12日以通讯表决方式召开,并于7月12日下午发布决议公告。

  (图片来源:国信证券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广发证券、国信证券曾是对方上市保荐战友。据报道,2011年国信证券为广发证券的借壳上市出具了上市保荐书。而在2014年,广发证券也担任了国信证券IPO的保荐人。此后,广发证券、国信证券也长期成为对方的合作伙伴。

  (图片来源:国信证券公告)

然而,4月下旬,国信证券才公告称公司150亿元定增事项已获证监会核准,并披露联席主承销商为中国银河证券、广发证券、红塔证券。直至广发证券突遭重罚,便即刻被解聘。

“这肯定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况玉清指出,一旦一个保荐人、承销商的一个项目出了问题、招致重罚的话,其它的项目肯定会重新审查。而额外审查必然会导致项目的丢失,这些都是有先例的。

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广发证券共有136家IPO项目。除去已经终止审核的43家和已发行的6家,目前广发证券共有87家IPO在审项目,其中有66家正处于辅导备案登记受理阶段;其余21个在审项目中。

例如6月5日首次披露招股书的郎酒股份,其保荐机构正式广发证券。从2019年8月披露辅导备案表,到今年5月辅导结束,郎酒股份终于披露招股书,然而,历时9月临近上市,其单独保荐人广发证券却被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郎酒股份IPO平添变数。

而且,这也意味着,哪怕当下政策利好给券商投行业务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广发证券也可能将因为此次受罚而“缺席”IPO“盛宴”。

如何守好“看门人”底线?

项目、人才双双流失,投行业务即将“停摆”,广发证券前路受阻,而其分类评级也不得不面临更大的压力。

据了解,按照现行规定,每年证监会都会根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提供的评分办法,将券商分为A(AAA、AA、A)、B(BBB、BB、B)、C(CCC、 CC、C)、D、E 等 5 大类 11 个级别。

而在2019年,广发证券分类评级结果已经连降两级。据证监会官网披露,广发证券2018年分类评级结果为AA,但在2019年该结果却下滑至BBB。

  (图片来源:证监会官网,上为2018年评级结果;下为2019年评级结果)

况玉清认为,广发证券受罚是否会带来的业务损失、业绩下滑尚不能下定论,“但是分类评级结果应该会受影响,可能在业务资质等方面的行政申报时会有一些约束,客户招标的时候也可能设置一些门槛。”

需知,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是证券监管部门根据审慎监管的需要,以证券公司风险管理能力为基础,结合公司市场竞争力和合规管理水平,对证券公司进行的综合性评价,主要体现的是证券公司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的整体状况。因此,券商分类结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那么,券商应当如何提升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的整体状况?又应当如何守好“看门人”的底线?

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院邓宇指出,证券行业的“踩雷”不是偶然事件,近几年出现的一系列上市公司“造假”和财务舞弊事件折射了资本市场的乱象,证券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和审计部们均出现了“集体舞弊”的问题,光怪陆离之下,券商的内控自查和外部监督到了“临界点”,任其发展必然侵蚀资本市场改革的基石。

邓宇认为,针对券商的利益关联审查,特别是保荐机构的从业规范、职业操守等必须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加大惩处是必不可少的一环,这是保护中小股东,也是维护A股市场的声誉。

“另一个层面来说,券商自身的内控管理、专业审查水平还有待提升,部分保荐人的资格审查、执业规范应纳入到券商的外部检查,严重者应进行法律惩罚,以儆效尤。券商的‘看门人’底线除了行业处罚,法律层面的治理是长效机制。”邓宇表示。

(文章来源:商学院)